紅色河北
您當前的位置 > 首頁(yè)> 紅色河北

烈士墓碑背后的故事

發(fā)布日期:2024-04-09 信息來(lái)源:河北老促會(huì ) 信息訪(fǎng)問(wèn)量:?

廣袤的華北平原上,許多縣與縣之間是沒(méi)有特別明顯邊界的。但是,在衡水市饒陽(yáng)縣西張崗村和滄州市肅寧縣西談?wù)摯?、保定市蠡縣北埝村之間,卻有一道特殊的縣界。這片接近三米寬的條狀地帶,長(cháng)達兩千多米,裸露著(zhù)白花花的地面。在耕地極為寶貴的今天,周邊的農戶(hù)卻無(wú)人向中間侵占一寸。

因為,三縣交界處的這片土地,是當地人口中的“八路軍墳”。

任會(huì )言、安玉秀、李桂芬,是肅寧縣西談?wù)摯迦黄掌胀ㄍǖ闹心陭D女,她們是聽(tīng)著(zhù)八路軍墳的傳說(shuō)長(cháng)大的。她們只知道當年八路軍在這兒打了一場(chǎng)遭遇戰,數百名英雄犧牲于此。至于是八路軍的什么部隊、首長(cháng)和士兵的姓名,卻不太明了。

每當走過(guò)這片土地,她們心中崇敬的心情就油然而生。但她們也一直有一個(gè)遺憾,不論是清明節、寒衣節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英雄的家人前來(lái)尋訪(fǎng)祭奠。墳地里那荒蕪的青草,讓她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她們雖然讀書(shū)不多,但是新中國是怎么來(lái)的,她們心里再清楚不過(guò),無(wú)論如何不能讓后輩忘記這些烈士。三個(gè)姐妹經(jīng)過(guò)商議,決定自己動(dòng)手為這些八路軍烈士修一座紀念碑。她們沒(méi)有關(guān)于烈士的任何資料,也不知道可以向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申請補助。但是她們說(shuō)干就干,先湊錢(qián)定制了墓碑。墓碑運到現場(chǎng)后,安玉秀天不亮就把自己家里的沙子、水泥和青磚用三輪車(chē)一趟一趟搬運出來(lái)。任會(huì )言的愛(ài)人任建圈早早地等在那里,由他負責泥瓦匠的技術(shù)活。

清明時(shí)節的華北平原,春風(fēng)和煦。一望無(wú)際的麥田一片油綠,路邊的青青菜、車(chē)前草青翠欲滴,蒲公英已孕育出花苞。三姐妹站在路邊不時(shí)扭頭張望。她們明白,為烈士立碑是正義的事,但她們不知道鄉親們如何看待她們的行動(dòng),也不清楚地處三縣交界的這片墳地的土地所有權是不是西談?wù)摯宓?,因此心里還是有些忐忑。

安玉秀的三輪車(chē)壞了,修車(chē)師傅老李問(wèn)她忙什么呢,她如實(shí)告訴了老李。老李不僅不要修車(chē)的錢(qián),反倒拿出一百元錢(qián)放到安玉秀的手里。正要將墓碑豎起時(shí),路上由西向東過(guò)來(lái)兩個(gè)騎摩托車(chē)的人。她們心里很緊張,西邊是北埝村的地,難道是北埝村的人來(lái)阻擋了?聽(tīng)說(shuō)是在給八路軍立碑,兩人掏出兩百元錢(qián),說(shuō):這個(gè)碑該立。西談?wù)摯妩h支部書(shū)記任秋成知道這件事以后,對三姐妹說(shuō):給八路軍立碑是好事,不用偷偷摸摸,如果有人阻攔,村黨支部負責溝通協(xié)調。

為八路軍建墓碑的事情傳開(kāi)之后,不僅西談?wù)摯宓拇迕褚愿鞣N形式表示支持,連附近饒陽(yáng)、蠡縣的村民也紛紛趕來(lái)幫忙。還有很多人特意找到她們,想捐點(diǎn)錢(qián)表示一下心意,她們都婉言相告:紀念碑的規模并沒(méi)有多大,錢(qián)已經(jīng)夠了。但大家那一顆顆真誠的心,讓她們多次流下淚來(lái)。

就這樣,在數百名英雄犧牲七十五年之后,一塊刻有“英雄烈士永垂不朽”字樣的紀念碑在三縣交界處矗立起來(lái)了。

三位農村婦女所立的這通烈士紀念碑,讓一場(chǎng)極其慘烈的戰斗,時(shí)隔七十五年又被提起。

1942年,是冀中抗日根據地最艱難的一年。就在這一年,日寇發(fā)動(dòng)了“五一大掃蕩”,抗日軍民頑強地進(jìn)行反掃蕩斗爭。從四月末開(kāi)始直到夏秋之交,冀中根據地的許多村莊,都發(fā)生過(guò)激烈的戰斗,每一寸土地都浸透了烈士的鮮血。

發(fā)生在肅寧縣西談?wù)摯?、饒?yáng)縣西張崗村、蠡縣北埝村之間的這次戰斗,被稱(chēng)為張崗戰斗。時(shí)任冀中軍區司令員的呂正操將軍,在回憶錄中寫(xiě)道:“二十三團團部率三營(yíng)在滹沱河北張崗一帶遭敵合擊,損失嚴重,團長(cháng)譚斌及三營(yíng)干部全部犧牲,僅團政委姚國民帶少數人突出重圍……”

回憶錄記載的就是這次戰斗。1942年5月28日凌晨,23團團長(cháng)譚斌和政委姚國民率領(lǐng)該團的四個(gè)連,從東張崗和西張崗之間穿過(guò),準備去執行新的任務(wù)。已經(jīng)過(guò)了張崗,他們發(fā)現有鬼子進(jìn)村掃蕩,又回過(guò)頭去,趁敵人不備予以狠狠打擊。殘余的敵人跑到村北,沿著(zhù)東南西北走向的交通溝潰退,我八路軍在后面追擊。不料追出不足百米即與敵人的大隊人馬遭遇。

關(guān)于這次戰斗的具體情況,已經(jīng)很難復原,有研究者說(shuō)敵人在頭天晚上就已經(jīng)發(fā)現了23團的蹤跡,也有研究者說(shuō)和敵人是意外遭遇。不論是哪一種情況,23團遇到的都是數倍于己的敵人,為首的是日寇110師團163聯(lián)隊,另外還有饒陽(yáng)縣偽軍警備隊的數百名漢奸,以及附近中埝村和泊莊兩個(gè)炮樓的敵人。最關(guān)鍵的是,敵人占據了北埝村的磚瓦窯,這是平原上的制高點(diǎn)。

鬼子把機槍架在窯上,強大的火力把23團壓制在交通溝內。團長(cháng)和政委立即意識到了情況的嚴重,馬上決定兵分兩路,政委姚國民帶兩個(gè)連向南突圍,團長(cháng)譚斌帶兩個(gè)連斷后。兩個(gè)連突圍成功以后,敵人重兵逼近交通溝,斷后的兩個(gè)連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突圍機會(huì )。在地形不利、火力明顯處于弱勢的情況下,他們仍然射殺了百余名敵人。他們面對的163聯(lián)隊,殘暴兇惡。這群禽獸曾在定縣北疃村施放烈性毒氣,殘殺我抗日軍民一千多人,制造了駭人聽(tīng)聞的“北疃慘案”。敵人在以強大火力壓制的同時(shí),向交通溝內施放毒氣,只有少數戰士得以突圍。

包括23團團長(cháng)譚斌和3營(yíng)所有干部在內的數百名烈士血灑冀中,留下了一曲忠烈千秋的壯歌。他們的遺體,就長(cháng)眠在這片長(cháng)條狀的八路軍墳下。

紀念碑豎起以后,前往祭奠的人越來(lái)越多,一些熱心抗戰文化的人也一直在努力搜集和整理關(guān)于張崗戰斗的史料。不僅張崗戰斗的輪廓越來(lái)越清晰,團長(cháng)譚斌和23團的有關(guān)情況也被陸續挖掘出來(lái)。

23團歷史悠久,呂正操將軍率領(lǐng)691團宣布脫離國民黨部隊北上抗日后,于1937年10月到達高陽(yáng)縣城,部隊在高陽(yáng)擴編為人民自衛軍第一師,其中以特務(wù)連為基礎擴編成的營(yíng),就是23團的前身。

23團一直是冀中軍區的主力部隊,譚斌是一位老資格的紅軍干部,來(lái)23團之前曾擔任120師獨立營(yíng)的政委。他是23團的第二任團長(cháng),他的前任團長(cháng)高發(fā)保,在調任18團團長(cháng)之后,和譚斌前后差不多的時(shí)間犧牲在饒陽(yáng)縣。他的后任代理團長(cháng)趙振亞和團政治部主任孟慶元犧牲在鹽山縣。23團3營(yíng)數百名烈士壯烈殉國后不到一個(gè)月,跟隨冀中八分區領(lǐng)導機關(guān)活動(dòng)的23團2營(yíng),在肅寧雪村戰斗中遭受慘重損失,營(yíng)長(cháng)邱福和、教導員彭澤雙雙犧牲。

了解23團英勇悲壯的歷史之后,三姐妹更覺(jué)得她們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。

她們所在的西談?wù)摯?,屬于肅寧縣師素鎮。鎮領(lǐng)導在祭奠烈士紀念碑時(shí),既為三姐妹的大義之舉深深感動(dòng),又覺(jué)得有些遺憾。簡(jiǎn)陋的紀念碑上只有“英雄烈士紀念碑”字樣,沒(méi)有部隊番號,也沒(méi)有關(guān)于這次戰斗的記載。另外,作為紀念碑沒(méi)有碑文。對于第一個(gè)問(wèn)題,三姐妹回答,她們不知道部隊番號和戰斗的名稱(chēng)。對于第二個(gè)問(wèn)題,她們有些不好意思:我們文化水平太低,怕寫(xiě)不好碑文對不起烈士。

鎮領(lǐng)導的眼圈紅了,他們下決心再修一座有碑文的紀念碑,不僅要記下烈士所在的部隊和西張崗戰斗,而且要刻下三位農村婦女的名字,讓崇敬先烈的人和先烈一樣,永遠被人敬仰。

兩年之后的清明節,一座帶有碑亭的烈士紀念碑,立在當年戰場(chǎng)的東側。

在鎮黨委的鼓勵下,碑文由三姐妹起草,請來(lái)一位記者幫助整理。于是,紀念碑的背面便鐫刻了這樣一篇獨具風(fēng)格的碑文:

“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清晨,身披羊皮坎肩的八路軍團長(cháng)譚斌率領(lǐng)冀中八分區二十三團團部和所轄三營(yíng)戰士,反掃蕩轉移到饒陽(yáng)縣的西張崗村,恰巧和正在掃蕩的日本侵略軍一六三聯(lián)隊十一中隊遭遇,日寇在村中燒殺搶掠、奸淫婦女、無(wú)惡不作!我八路軍戰士怒不可遏,一齊殺向日本鬼子,鬼子慌忙向北逃竄。八路軍一直追到西談?wù)摯?,準備聚殲這幫禽獸。但是,敵人卻很快調來(lái)了周?chē)鷰讉€(gè)崗樓的全部日偽軍,共有七百多人,他們蜂擁而至,對八路軍形成反包圍。鬼子武器先進(jìn),且居高臨下,瘋狂掃射處于交通溝內的八路軍指戰員。危急關(guān)頭,團長(cháng)譚斌奮不顧身,從戰士手中奪過(guò)全營(yíng)唯一的一挺輕機槍?zhuān)ι碚酒?,大聲命令:‘同志們,快隨政委突圍!’,他憑借道旁一棵大樹(shù)作掩護,猛烈地掃射敵人,敵人一片片倒下,而譚斌團長(cháng)身中數彈,壯烈犧牲!政委姚國民率領(lǐng)少數戰士沖出敵人包圍圈,激戰中三百多名指戰員壯烈犧牲!他們當中有的是剛放下鋤頭就扛起槍桿的農民,有的是十幾歲的兒童團小戰士,還有的是經(jīng)過(guò)萬(wàn)里長(cháng)征的精英指揮員。他們有好多人連姓名都沒(méi)留下,就為抗日悲壯無(wú)畏地獻出寶貴的生命,他們才是天底下最當可歌可泣的英雄!當地一代代村民,從小就聽(tīng)爺爺奶奶講這個(gè)戰斗故事,深深地為英烈們的革命精神所感動(dòng)。每年清明節,西談?wù)摷案浇姸啻迕窈托W(xué)生們,都自發(fā)地到烈士犧牲的地方燒紙悼念,祭奠宣誓:喝水不忘挖井人,我們今天太平、美滿(mǎn)、幸福的生活就是你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(lái)的,我們就是你們的親生子孫,我們要繼承延續你們的紅色基因,世世代代牢記你們的恩情,完成你們的偉大遺愿!”

碑文的末尾,是端端正正的三個(gè)名字:安玉秀、李桂芬、任會(huì )言。

幾乎所有的碑文都追求向文言靠攏,這樣風(fēng)格的碑文我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。但我感覺(jué)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純樸和凝重。

一篇碑文背后,有兩個(gè)故事:一個(gè)是數百名烈士壯烈殉國的故事,一個(gè)是三位農村婦女自發(fā)為烈士立碑的故事,每一個(gè)故事都催人淚下,令人感奮。

風(fēng),吹過(guò)沒(méi)有任何遮擋的華北平原,我心中涌起一股股暖流。

兩年前,我曾經(jīng)前來(lái)瞻仰過(guò)第一個(gè)紀念碑。兩年后,我再次來(lái)到這片灑滿(mǎn)烈士鮮血的土地。三姐妹中的安玉秀因患重病已經(jīng)走了,李桂芬和任會(huì )言騎著(zhù)電動(dòng)車(chē)趕來(lái),陪我瞻仰新的紀念碑。

站在烈士碑前,望著(zhù)她們臉上常年下地勞作、風(fēng)吹日曬的印記,我突然明白,中國革命能夠勝利,一個(gè)重要的原因,就是我們有千千萬(wàn)萬(wàn)個(gè)優(yōu)秀的姐妹,有千千萬(wàn)萬(wàn)個(gè)偉大的母親。

(作者:郭華,系河北省政協(xié)原副主席)